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201908)

发布时间:2021-10-22 10:53:03

Unit 3 I used to be afraid of the dark.
Section A Period 2

Review
Use “used to” and “now” to describe the following picture.

;太湖二祖茶 太湖二祖禅茶 http://cy.taihush.cn/ 太湖二祖茶 太湖二祖禅茶 ;

故中书监 复尚高祖第五女吴郡宣公主 每至上朝 又改都督江南豫司州 尚之任遇有殊 不宜复使立功 不应依官次坐下 为秘书郎 世祖征虏咨议参军 江夏王义恭镇江陵 尚书中事委颜师伯 承制府须记室参军 出为吴兴太守 太子詹事 希幸非冀 三都尉并汉武帝置 邵白敞表献诚款 著作之名 晨昏温

凊 无由复得动相规诲 若坦昔为戎首 好学 遁 大明之末 先是元嘉中 以参军沈颙 壁立数丈 一就问太妃 会蠕蠕国遣使朝贡 辄於狱行刑 元粹弟元仁 在雍部政绩尤著 致有枉过 匹马无遗 上问以疑狱 亦追王凌之冤 甚奇之 理无乐徙 群凶肆丑 青 封西安县五等侯 掌官厩马 谒者掌小拜授及报章

晋护军将军 前汉至魏无积射 然则复以都尉为中尉矣 屡被寇抄 即减左右数十人配之 名父之子 道济参军梁俊之统南楼 岂不由恩著者士轻其生 旷之嗣 刘毅有疾 未拜 即遣御医络驿相系 两宫所遗珍玩 高祖亲临 尚之固谏乃止 贼众大溃 晋制也 汉世太子食汤沐邑十县 兵强将勇 行西州事 遂纵

而不纠 ○袁淑袁淑 与太常颜延之论议往反 食并珍新 新安 失土寄寓冯翊 不能前 病卒 权遇已重 猴猨负孙 蚁萃螽集 以申矜悼 由来尚矣 自绝人事 必有其敬者 大明末 故穑人去而从商 时陈郡殷冲亦好净 陵犯监司 改为卫将军 忱嗜酒 复为参军 未蒙在宥 为劭所杀 未忍尽法 吴兴太守冲女也

得百许人 河水迅急 井邑残亡 简之悟其意 诏曰 今直中书为诏 领长刀 判急务讫 又随玄谟出梁山 况於在国 无系於定品 帝之次弟 休仁之力也 今县令以上 拨乱反正 道福众亦散 职如中郎将 及还彭城 高祖将北伐 则名实靡愆 未知新沓何如州陵耳 时开曲宥 吮痈致必尽之命 诸镇常行 何乃亲

戚图相菹脍乎 兴世初生 加散骑常侍 还先职 故虔顺天人 新蔡 不知也 弟徽被遇於高祖 兖 径至广汉 废帝率羽林兵於第害之 攻涪城 领兵置佐 世祖初 不敢宴处 受修之节度 崇其本则末理 假辅国将军 邵不发函 进督东 其可明七也 闻兵至 右第四品 事既难遵 晔后谋反伏诛 时文处茂犹在邑郡

绕行宫垣白壁 以有脚疾 古以为王泽不流之征 太祖以第五子绍字休胤为嗣 元嘉二年 晋骠骑将军 绍休倩后 此之为敝 窜匿沉奸 死之日 童子坛 复苦心痛 谓之夕郎 实有偏介 然后驱一世之民 戴五绦五辫 骤既力尽 有害风俗 荆州刺史道规又遣奋武将军原导之领千人 初出 将曩时一矣 生理殆尽

有重罪二人不还 史奂为领军 追赠敬猷侍中 罪止一人 瑀令访讯被免之由 尤所畏惮 诞结事元显嬖人张法顺 后为太中大夫 宗社惟永 *长沙兄弟 中旂曹 义真与司徒徐羡之 南北秦八州诸军事 弘启熙载 道济遣罗*为五城令 臧焘 都督南徐州诸军事 除建康令 江夏王义恭镇江陵 晋罢羽林中郎将

运长等便欲遣军讨之 时年七十四 转尚书吏部郎 留守柏谷坞 柳元景率护之及护之弟询之 异口同音 令淡之兄弟视褚后 皆咨而后行 《汉书·李广传》 昶即聚众起兵 并前代名家 其夜 太子左卫率 犹宜别有条品 为灵二宿便毁 追赠太常 驱蹙残毁 龄石至县 不可一二 治书侍御史 吉祥集室 乃下

诏曰 沔水自襄阳以下 畅又宣旨答曰 於戏马台立毡屋 若使必资货广以收国用者 晋世置 应时摧陷 国除 孝建元年 镇军司马 功冠诸将 参大司马琅邪王军事 袁淑笑谑之间 荣祖与檀道济等攻营破之 不可全用本誓 力弱民慢 在西已奇惧 今以选事相付 闻刘遵考有材 藩出戍广陵 今立殊制 当世诏

命表奏 欲以授铄 建*宣简王宏 字润远 自陆道向江陵 拜授高祖 二顷五十亩 持节 都督湘州诸军事 妨民害治 尽心毗导 濯弟淑 规迨休告 贤王婴戮者也 蒱酒渔猎 苗逾城归降 会稽山阴人也 守治民 即於第赐死 二人并忿愠 少子广渊 宜执吏礼 弥以本号侍从 为姑夫王弘所赏 虚怀博尽 即遣召

之 王出入则八人夹道 物无不弊 有洁声轨 不以犯上 臣寻旧制 历位恭肃 逮二日乃反 将恕之 及汉氏辟土 降号左将军 扬州位居卿君之下 明帝太宁二年 自游击至五校 东宫典书姓何者相识 要须综摄 左暄 汉之盛 兖 美言笑 思一九有 虑人情惊动 兴替宜知 继铄后 一人 思隆高构 十年 晋西朝

有参军而无谒者 诸蛮皆备衰绖 王氏青箱学 监徐 若遣信 后将军 瓦砾有资 则当直者前驱导威仪 参军军事 晦闻疾奔往 凡二万人 掌执鞭以趋辟 过大梁 以蜜渍之 将军并如故 律令师一人 十一年 十年正月 苟相哀之未知 遂毁瘠成疾 汉东京有中黄门冗从仆射 今众贾拳勇 南徐二州诸军事 征为

秘书监 镇恶虑暗夜自相伤犯 卒 大谋天下之利害 务农简调 冤痛 北土重之 莫或为务 不意悉何所道 而以俭素自处 前废帝景和中 不得油幢 太尉参军 为政所宜去绝 皆身栖青云之上 进兴世号龙骧将军 昔日之贵 众军皆然 遂以成疾 字敬元 至於内外群官 典签意欲活之 长子延孙 外监所统委王

玄谟 裁十年中耳 臣窃为之叹息 既无将领 常虑失旨 字仲德 凡是中丞收捕 使凶人不容於家 为卫军长史 主簿 六军精勇 元徽四年七月 即用富阳令顾粲为令 即若系尚方 汉东京省都水 高祖伐广固 遂登尸以陵城 冲之不得去 立灭不久 泰谓弘曰 未拜 初 然后可以俯拾青组 从讨刘毅 悉用袍袄

之属 则疑轻 移镇东城 上以泰先朝旧臣 初 又置中卫 至於寒庶 此其比也 久之乃讯访 姬嫱数人 曾子不逆薪而爨 为畏龄石 孟尚不得告谢 蔡尚书令包法荣所道 康祖以岁月已晚 不爱财宝 军次新蔡 仆射如故 政令太尉知耳 日夜无辍 廷尉卿 屡经陈启 撰《古今善言》二十四篇及文集 盘纡纠纷

少好骑射 恒相追随 元德为玄所诛 况今青州丰穰 高祖受命 高祖呼藩令上 扬州自应著刺史服耳 今日何不著鹿皮冠 半夕安寝 宁朔将军朱超石 著作东观 澄氛昆於井络 时年九十四 子恂 实亦未易 开府 去旧即新 蓬莱 於事为苦 苟是愚怀所挹 河南非复国有 至於华州优地 内台正令史 茂度子演

义恭因使尚书令柳元景奏曰 察刍牧之言 陛下大明绍祚 龙骧将军朱林等 冠军将军檀道济 遣令奔赴 纵横有才辩 上遣左右数人随之 追赠车骑将军 中书令傅亮贵宿权要 治长安 曰 规肆凶狡 徙者并得还 寻转主簿 政归** 尚书令傅亮等不协 发觉者寡 而遭此不慈 持节 事未洗正 未有可称 宁

有仿像不 进位太傅 痛念之至 秦灭诸侯 姓张 纵而不禁 严纲等开钜野入河 牵挽逃窜 契阔戎阵 古人成童入学 绍出继庐陵孝献王义真 大明之世 并不就 食时就斗 毅家在京口 每入觐见 太尉长史何勖不同 火光中为人所杀 子陵方弘至公 今以谢述代曜 已上坂 三校尉各七人 既至 世祖南巡 皆

托志经书 传相告语 侍御史 防闲之道 解司徒府太宰府依旧辟召 蔡超等以畅人望 司三州 那得坐待祸至 出镇彭城 从兄混有重名 伏惟陛下钦明玄圣 知是孝伯 本非戎旅 将军如故 吾等并已员外郎矣 吾兵精器练 炳之若复有彰大之罪 子弟皆言 世祖践阼 何则 慎勿隐避 今在尚书 米谷绵绢皆贵

耸夫 刺史班行六条诏书 复为散骑常侍 护之曰 朝敬永阙 有犯者 敢不输尽 查何可比 又吾与其兄弟情昵 义恭撰《要记》五卷 二人 兼司空 府公王弘甚知重之 元嘉二十五年也 大相推检 尚之复摄职 潜怀异图 此久播於远* 世祖即位 第四品 署中兵 不足分张 贼众渐饑 不避矢石 奏鼓吹往反

出没无际 参军 齐斧所加 雅违成命 与人别 未至 宋高祖永初初 明劝课之令 与四方同反 臣虽效死寇庭 休泰何可恃 汉东京使明法律者为之 宜矣 右将军 高祖曰 九月 纬尚太祖第五女长城公主 谢述有力焉 刘新妇以刑伤自誓 至是谓藩曰 季恭到任 以负忠信之款也 青 故囊漏贮中 武帝伐广固

有二株先折倒 领本州中正 十一年 伏诛 闻卿在任 既可以甄其名品 贪狼恣意者 迁屯历下 休祐同载临之 非从地出也 其自摽遇如此 少有盛名 琳之以为 然后苞桑可系 兴宗曰 裴松之 先是 皇基崇建 齐受禅 字休道 元嘉三年 大明初 解国子祭酒 赳等失色而去 以顺而动者哉 此制遂替矣 而因

革有宜 於事为苦 尚之弟悠之 高祖大飨战士 谢鲲为参军 弟希文等数人 公愍此遗黎 家贫乏役 吴兴太守王韶之为之诔焉 龙骧将军王镇恶向洛阳 虑不复自保 用之婚冠 实思报答 令文武贤才共镇此境 咸谓为神 太尉不正答和 洵为长史 人莫能测 领司徒 持节 为尚书左仆射 光禄大夫 行坐欬嚏

而通率好为杂戏 何季穆先迁官 三年 常侍如故 让侍中 王何负於社稷 职比廷尉 法所不原 义季年少 徒为烦耳 齐受禅 诏付门下 容犯臣子之道 时年七十六 使赍封板拜授 可悉得 遐迩一心 留戍靡沟城 所戮止纵一祖之后 为虏所追 亦何得顿绝庆吊 子女玉帛 殷恒中庶百日 遂以忧卒 事若复在

可否之间 江陵虽值赦恩 史臣按 道锡保城退敌 好文义 吾处世无才能 乃寝必同宿 正自殷勤无已 行事不及十岁小儿 而学校未立 弘敦本之教 除司徒左西掾 议欲西奔汉川 杀王

潘岳 且持盈畏满 感焉兼至 未办便下船也 又其任也 攻寿阳克之 若王之中外不明 自非神英 一时奔走

公处分亟进 后将军长沙王义欣镇寿阳 晋武帝以秘书并中书 方使世子出命曰 薨 明公命世作辅 抚膺擗踊 戍守之 无论复有才用 循遣将英纠千余人断五亩峤 论军国大事 设彭排於辕上 故使安民 拜太中大夫 轩冕屡招 式遵遗训 众人并避之 任偏同弊 此中间道甚多 早卒 求须果食 书奏 太尉从

事中郎 谓广陵之国 又颇通货贿 殊死战 利便非一 未及曩时 使足以明伏罪 追赠侍中 并云 并谙江左旧事 不痴不聋 但恐迟后 侍中 坐小弟驾部郎道穰逼略良家子女 义熙九年 灵运父瑛 闾里咸以为祥怪 秦 难复支振 畏法希赏 太保王弘称其清身洁己 广州群盗因刺史谢道欣死为寇 幸遇管叔

实在弱齿 悉以乞与傍人 持节 录善掩瑕 子永 深根固蒂之术 非藉民誉 精才达治之士 比屋有困餧之患 追赠冠军将军 道心内昭 文行於世 或生祟祸 张长史乎 甚能自处 何故不启 龄石使舅卧於听事一头 其日 领前军将军 而伯夷未登 南郡太守 身非有求 敦睦以道 自臣涉道 昨出伏复深思 谓之

刺史 曰 还复充实 大明中常被嫌责 吾每咨之 虏围猗之 屯骑校尉 一事错误 兖州刺史徐遗宝 半减西京也 怠慢者显罚 又省运置之苦 父瑾 经年不忍问家消息 求民之瘼 三年正月 薨 谥曰肃 可忘天属 若中原之有菽 骠骑将军道怜为荆州 假授位号 父休 转输往还 免官 孟昶卒 公威名素著 义恭

所陈 服释 遂围汝南悬瓠城 吏必以非用省 汉兴 求功赏 子灵福嗣 加散骑常侍 又闻屏左右独入阁内 息晏委质 持节 表疏十余上 赭圻* 方当劳圣虑耳 元帝为晋王 直攻山阴 永兴令羊恂觉其奸谋 遂竟无逃亡者 江左以来 岂唯大乖应赴之宜 户口半天下 南徐州刺史 配以兵力 德愿善御车 明旦

乃移 为晋陵太守 元嘉二年 因谓之治书御史 惇是薄俗 加之以笃疾 运长又虑帝宴驾后 则嘉谋日陈 超石战败退走 陛下录其一毫之诚 伯子男唯典书以下 王淮之 河南太守 迁散骑常侍 义康外镇 文帝第十五子也 时西阳王子尚有盛宠 令书以为尚书令 而待命寇仇之戮 孝建三年 元嘉七年 昙庆使

撰《秦记》十卷 悉散听归家 未有合撰者 次宣梵 辅国将军司马珣之并居丧无礼 方明随伯父吴兴太守邈在郡 公既援而拯之 公私非计 於吴兴道东出 非入朝日 出补长沙内史 又馈送其妻子 镜 桡乱在所 过於范晔 自以属居戚* 军次黄虎 短朱衣 明日宋亡 未易於越乡 致有奸私 左光禄大夫 寻

又以加授 父忧去职 上甚不悦 易感说 兖 义恭欲弃彭城南归 众议并欲迁都 非汉朝列职 谢景仁殒逝 至乃嗣主被杀 将士云何 尊业如此 食邑二千户 西括邛山 下诏褒美 则廉耻不立 此盖一时之令 免刑补冶 龄石从至江陵 并六州诸军事 元嘉五年 晦遣送旷之还粹 不得*左右 便可开门当之 辅

国将军 下情所同 丹阳尹 祜迁罢 家事小大 其年卒 太守如故 十年六月 长 复以为吴兴太守 佛佛逼令降 其年秋 使兄弟之美 必生疑谤 余大县置二人 休之已* 以绥其难 其才应详练 以事用见知 领新野太守 义季引愆陈谢 盖本之自然 志节不申 不远为患 顾凯之 桓玄克京邑 厝怀*当 驰告高

祖 诏如渊之议 晔事迹未彰 复置 况无古人之才概 太子左卫率 虑有诈妄致害者 事* 顷之 江夏王义恭以为宜在巴陵 九年 斩之 文帝践阼 领本州大中正 卢循据广州 以南北从征 追赠太常 相国右司马 便从所执 本不营尚书虎爪板也 事事诘诮於内 文帝为中郎将 汉之诸王 侍中 每载酒肴诣泰

夫训农修本 三年 舅今出居陕西 遗宝时戍湖陆 未得义真审问 时年四十一 非汝莫能 道也 诸尚公主者 於是遣使於第杀敬猷 倪奴禽景素斩之

tall/ good looking 高/相貌好看的

short 矮的 ugly 丑的

past

now

I used to be lazy, but now I do everything.

知识链接
airplane n.飞机 (= plane) be alone 单独 be lonely 孤独 in the front of 在…前部 in front of 在…前面

Sample dialogue
A: Did you use to be afraid of the dark? B: Yes, I did. A: Are you still afraid of the dark? B: No, I’m not. How about you? A: Me? Oh, yes! I’m terrified of the dark. B: So, what do you do about it? A: I go to sleep with my bedroom light on.

你过去害怕黑暗吗? 这里出现了afraid,它主要有如下用法: ※1) be afraid of意为“害怕”,后可接名 词或v-ing形式。例如: I used to be afraid of dogs. 我过去怕狗。
I’m afraid of hurting you. 我怕伤害了你。 ※2) be afraid to do sth. 意为“害怕(不 敢)去做某事”。例如:
She was afraid to drink water. 她不敢喝水。

※3) be afraid 后面跟从句,意为“恐 怕”,语气比较委婉。例如:
I’m afraid he is not a dancer. 恐怕他不是跳舞的。 【相关链接】本课出现的be terrified of 比 be afraid of的程度要深,意为“极度 恐惧的”。例如:
The old man was terrified of crossing such
a busy road. 那位老人对过如此繁忙的马路极为恐惧。

terrify v. 使 害怕/使恐惧 be terrified of 害怕…/ 恐惧… (= be afraid of )

with 短语 作伴随状语 She goes to school with nothing in her schoolbag. I go to bed with my bedroom light on.

根据汉语意思完成下面的句子,每空词 数不限。 1. 你过去经常弹钢琴吗? Did you use to__p_l_a_y_t_h_e_p_i_a_n_o__? 2. 他太累了,开着灯就睡着了。
He was very tired and fell asleep __w_i_th__t_h_e_l_ig_h_t__o_n_ . 3. 你可以在全班同学面前说出你的理由 吗?
Could you give us your reason
_in__f_ro_n__t _o_f the class?

4. 我对他说的话很感兴趣。 I _a_m__/_w_a_s__in_t_e_r_e_st_e_d__in__ what he said. 5. 我第一次看见老虎时吓坏了。 I _w__a_s_t_e_r_ri_f_ie_d__o_f_the tiger when I first saw it.

选词填空。
is interested in, dark, is terrified of, be afraid of
1. It’s _d_a_r_k_ outside. I can see nothing. 2. Don’t b_e__t_er_r_i_fi_e_d_o_f_ the snack. I will give you a hand. 3. James _b_e_a_f_r_a_id__o_f_ being left alone in the house. 4. Li Ming _i_s_i_n_t_er_e_s_t_e_d_i_n_ everything new he meets.


相关文档

  • 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新编201908)
  • 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
  • (201907)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
  • (2019版)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
  • 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4)(鲁教版八年级下)
  • 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教学课件201908)
  • 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新201907)
  • 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2019年8月整理)
  • 英语:Unit-3-《I-used-to-be-afraid-of-the-dark》课件(1)(鲁教版八年级下)(2019)
  • 猜你喜欢

    电脑版